新史记 薄督传
2012-09-29 00:44:31
  • 0
  • 0
  • 440

(饕餮按:此记作于春四月,甫出即删。现已大白于天下,应无虞也,略加增删,是为补记)

 

新史记 薄督传

 

   甫入龙年,先有浙东小女子吴英者以死罪决,江湖耸动,以为祭龙者浙东之女也。未料接踵,渝州捕头王立军者,竟夜奔米国领馆,江湖大哗,友邦惊诧,微博有不眠之夜,坊间传拍案惊奇。诚林元帅折戟大漠之后,又一夜奔者也,则林元帅投苏以身死,王捕头乞美而苟活,命乎运乎?

 

   而次日焉,薄督于滇池观鸥,谈笑于柳林细浪,招引乎鸥飞啄食,滇省大员等屏息随伺,察军史于禁地,听红戏于馆阁,闻见者叹曰:气定神闲若此,非常人者也。

 

   考诸其人行状,亦有非常之迹也——

   我朝初创之年,薄督诞也。乃父薄一波者,山西定襄人士,朝中元老也,然则官运蹇滞,文武不靠,以内阁总理之副郁终焉。薄熙来其二子也。文革之初,亦工亦农,坊间有忤逆其父之说,谓薄老抚其肋骨叹曰:此子曾踹我——未知其详,待考。

 

中兴以降,则入北大黉宫,以史学毕业焉。继之又入国子监,领新闻硕士衔。西历1984,乃北上辽东,于金县而大连,渐次峥嵘焉。大连十载,风生水起,以俊朗之容貌革故鼎新,以口舌之便给服膺氓众,大连之变,得其力者甚多,乃于西历2001年主政辽省焉。在辽五载,北地封疆,春风得意,乃昂然入阁,以商务部长之职参划国是,距乃父之位仅一步之遥也。

 

   会重庆脱蜀直辖,于西历2007岁尾奉命督渝,坊间以薄督呼之。盖重庆,民国之陪都,我朝之鸡肋,三千万众蝇集两江,六十余载饥疲峡谷。大江为三峡所阻,民生乃百业不振。薄督或有离京之郁郁,乃察大势,料机锋,决以嘉陵为涛,长江为阵,揭红歌之大纛,树打黑之凛威,别开生面,剑走偏锋,招旧部王立军等南下,于是乎:红歌飙扬,陪都高歌为红都;黑帮覆灭,捕头无情灭捕头。是时也,僧尼无分儒释道,红歌一唱癔症清。大律师以藏头诗呈堂,苍髯辈不复记文革之伤。浩劫余孽奔走国中,乌有信徒结队朝拜,以为真龙转世焉。流风所及,大江南北,数省哄应,其最者,竟尔文革荼毒最烈之区也。终乃高歌于帝京,而获逼宫之讥议。然则渝州草民感其泽惠焉,市井有安堵之赞,小民有分羹之喜,诚哉斯言。

 

  未料王捕头忽焉尔奔,其密情未可妄议,夜入晨出,国中噍噍,米国谔谔,则薄督集猬焉。春三月,赴京与会,有用人失察之自责,而温相曰:须反思。次日,褫夺令下。

 

  接踵,其妻于夏末提堂,江湖乃知英人海伍德者,竟丧命于其妻之手也。昔日之美艳讼师,竟尔亲调毒耽,闻者无不骇然也。案验毕,谷氏斩监侯,。

 

  又接踵,秋,捕头王立军过堂焉。惊爆掌掴之辱,细述家奴之悲。案验毕,获刑十五年而已矣!

 

  届中秋,朝旨下,薄督废为庶人,交有司案验其罪。

 

  此传无论。是为记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