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史记灾异录之舟曲书
2010-08-18 02:11:32
  • 0
  • 7
  • 34

新史记灾异录之

舟曲书

庚寅多灾乎?余作新史记数载,一岁中连作二通书者唯是岁也,则南京硝烟未尽,舟曲泥石灭顶,相距不过十余日尔。此前之洪涝半国,江流毒物,桥坍河溢等类,尚未及书,非不欲书也,实不忍书。

舟曲不得不记焉——

盖舟曲,陇上春色独好之地,甘南丰美流泉之区,小江南也,小泉城也,三河萦绕,山高水长。藏人世居于此,曲乃龙水之谓。九寨沟于其左近,桃花源非仅武陵——此诚旧日之舟曲也。

殆国朝四十年间,伐木以供国用,割林百亿为材。草木无林荫之蔽,山石无虬根之养,则雨疏之,风动之,泥石悬于上,人民伏于下,灾祸待来机,大难藏昼夜。舟曲之危,非一日之寒也。国朝三十一年(1980),山倾入江,白龙江堰塞,水漫武都舟曲,是为前所未有,乃警世之灾也。

五十六年(2005),兰州有司踏勘舟曲,惕惕曰“舟曲或有泥石流之灾”,五十九年,蜀西大震,舟曲分其余灾,山势欲倾,泥石蠢动。县令曾云“舟曲危殆也!上策无非远迁,然贫敝寡金,徒唤奈何!”六十年(2009)甘南有司亦有“白龙江流域整理刻不容缓”之案,于是观之,则舟曲之灾,非无预警之告,实乃苟延之误也。

而大祸临也。六十一年(2010)八月七日夜,泥石因雨,自北而南轰然流泻,巨石浮于泥流,山洪裹挟土浆,遇村灭村,过房拔房,人为鳅鳝,城陷墙摧。是时也,唯天地和应低吼之音,竟不闻罹难人惨呼之烈。白龙江断流者再,警世言成谶者再!殁泥并灭踪者二千余。惨矣哉!

援救常例,军警扎营。温相踉跄泥途者又,俯身查察幸存者又,皱眉紧唇无语者又。八月十五日,降旗致哀者又,举国无声者又。而岷江祸映秀者又,新筑残破者又。

哀哉!舟曲之难!论者曰:舟曲之灾,天灾也,余则谓:天灾乃天道之常,人祸隐于其中;国财乃国民之脂,灾后难赎人命。

是为记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